古典吉他是一個神奇的樂器

我喜歡古典吉他有三個原因:

其一是價格平易近人,千元多就能買到一把,人人有功練的概念,這符合大眾化的『平等性』。

其二是大可上至國家音樂廳演奏巴哈貝多芬,小可到路邊街頭彈唱阿美阿美,這符合音樂的『深廣性』。

其三是樂器本身便可以獨奏可以伴奏,獨立的表達曲調,這是其『完整性』。

鋼琴當然更是可以,但是第一點就很大門檻,不能符合了。

古典吉他是一個神奇的樂器。

昨晚換絃,順手拍一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