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做』出一個風格

若是看倌們不嫌棄,有經常看我的作品,會發現其實我拍照,沒有什麼固定風格,往往我是盡可能的,去拍出適合於主題的風格,或是看當下的時機,讓我想要怎麼去拍去發揮,不論是拍攝人像或商品甚至於一些花草山水,經常而不加以固定的模式,一次次的去消化沉澱為自己的養分,點滴而逐漸的,慢慢養成自己對攝影更開闊的格局與眼界。

『做』出一個風格,這個概念可分兩個方向去理解:
一則考驗自己對畫面的理解能力,這關乎心的廣度。
二則考驗自己對技術的運用能力,這關乎法的深度。
一若不懂,也就是看不懂畫面,那自然無法進行拍攝。
二若不會,也就是拿不出招式,那根本也是拍不出來。

心要怎麼,需靠法來支撐。
法得活用,則心更能自由。

這一小篇文字,其實有點深,可算是小弟我20年淬煉的論文。

寫的好像我很會,其實。。我也不太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