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手搭牆壁對我笑』

人像攝影的肢體引導很重要,是開始入門人像創作,最容易遭遇到的問題點之一,特別是不太經常被拍攝的人物。

我自己的習慣是先拍全身,一邊暖身一邊觀察,過程中慢慢的去瞭解,眼前這位主角的特質,最佳的臉型角度或是表情。

我都先拍一個大概的樣子,然後再逐漸精準,這麼做的原因:
一方面是剛開始別把鏡頭逼太近,讓對方造成壓力,一方面是自己剛開始也要暖機一下,看光線或硬體是否運作正常。

調整姿勢切勿碰觸對方的身體,這是尊重更是專業,一切的修正調整,全部都用手勢或明確的語言來完成,不過有時人物的頭髮很傷腦筋,不自己用手去仔細調整,很難弄出自己要的那個剛好,後來我也就比較隨便了。

一般我們腦海之中,會有一些既定的姿勢概念,拍攝時會很努力的希望對方做到,通常這種POSE都是比較具體的,例如:『拖著下巴看窗外』,或是『手搭牆壁對我笑』。

我想這樣講,你已然產生畫面,可見這些肢體引導有多麼的「大眾化」,不過大家都是這樣開始的,我也是這樣。

慢慢的你會想打破這些爛梗,思考有沒有別的呈現方式,更有意境而不陳舊的動作線條,而此過程說是困難也是有趣,以書法而相比喻,有點像是從「楷書」進入「行書」的過程,原來拍照過程中,跟寫字或演奏一樣,是有所謂的『行氣』存在,「意在筆先」又「筆斷意連」的一種「節奏」感!

當創作的能量飽滿洋溢的時候,往往一張接一張的按,一張一張的中,這是因為對於這些引導調整的方法已臻完善,彼此亦達到一個拍攝默契。

接著音樂大聲催下去,試著寫上「草書」看看,盡情的隨性拍攝,通常都會有些畫面出來。當然,看似亂按實卻有序,之間依然不會離開自己的風格手法,到最後這些理論方法將化為一種無形,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了。

看不懂沒關係,我自己也看不太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