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喜歡』或是『必須』

大多我們拍照時,『喜歡』或是『必須』控制畫面,人類與生而來的『莫名其妙』控制慾,造成我們與周遭相處的許多紛爭,甚至於血流成河的世界大戰,這樣的一種特質,確也生出了一隻叫做唉鳳的高標準物質,連結了更多的價值意義。

控制裏頭有愛的成份,可愛確不單是控制而已,控制別人亦或控制自己,不同的時機運用不同的思維,嗯~這可真是大學問。

離題了~我自拉回!

拍攝婚禮我大多是暗自側拍居多多,無其必要的話,我不大去『控制』畫面( 拍攝商品則要控制精準才行 ),影響當天的流程動線與氣氛,讓新人與親友們,各自按照自己的角色與節奏活動,不去干擾而只是安靜的『觀察』著,在正確的時機按下對的一張,當然,這是我自己的創作方式,沒有對錯高下,拍得到就好!

快速且多核心的運作大腦,來尋找題材元素,覺察畫面的可拍性或價值性,四方小框框之中,若同時能帶入專業技巧或是意境美感,那就更棒了,而這也便是婚攝的價值之所在。

這麼一張伴娘的抓拍,構圖與故事性加減還算看得過去,日後新人在敘舊時,想必也有不少交集共鳴,我們盡量在沒什麼事的畫面去拍出一些故事,哪怕只是一個抓拍亦不容錯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