變成拍硯台了

拍照用的白色背景紙算是耗材,隨著日常拉拉收收的,下半部會汙漬起皺什麼的,我不知道別人怎的處理,一般我都是裁掉留著收好,作為某天練習毛筆的紙張。

270公分長的進口厚磅大紙,日常生活中也算少有,更何況一捲兩千多耶,回收之前不來一下馬的瞎塗胡寫,豈不可惜!

今天整理了一下工作環境,壓克力板用魔術海棉擦了一便,順便裁去一段滿是骯髒的舊背景紙,頓時倒也清爽了不少。久沒寫字了,喝杯茶、磨個墨,三不五時來一下也不錯!

本來打算要拍裁下的舊紙張,不知怎麼的就變成拍硯台了,硯台!?( 驚)! 這個名詞怎麼突然變得陌生了,哈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