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當下的想法』

從攝影的本質上而言,我覺得『當下的想法』算是很重要的一點。

我們對於創作畫面:
可以不計成本的來細膩堆砌(前中後期)。
亦可不花一分的來思維建構(當下便是)。

由於相對條件不一樣,兩者所呈現出來的品質自然有所不同,沒什麼高下,開超跑當然又帥又快,乘罵曲照樣欣賞風景,本質上而言都是交通工具,能到目的地就行。

不過,你開小牛去兜風時,還是記得揪我一下,謝謝招待。

畫面創作的巔峰算是拍電影,商業模式的運作(以億計費)。
攝影本質的趣味性當下便是,關乎自心的投入(隨便小費)。

這麼一天,我跟朋友去走走晃晃,路邊的小樹圃一蹲,隨興卻有思考的拍了這麼一卡,沒有什麼妝髮造型大景神燈,就只是一種散步之餘的閒拍,也來個畫面構思上的大腦練習,事實上,那天我還沒帶相機,用朋友的相機來拍。

雖說無目的性的閒拍,其中也牽涉到光線、色彩、引導、構圖、比例、取捨、後製、雅俗,展開來講是一門大學問,收合來看就是一張作品。

這位朋友舉手問說怎麼整張都糊的?嗯~我懂你的疑問!張旭的狂草,我也大多看不懂,大師的墨寶,我都要用猜的還猜不中。我的程度不夠,本題先跳過。

作品的結構大多可以拆解的,只不過能拆解未必能組的起來。

為什麼?

我認為是經驗值與專業度的問題,經驗可以讓我們不在拍攝現場,盡量反推其成因,專業能讓我們運用技術,盡量來接近目標,我們從這邊來深入體會,相信能有所收穫,未必在於作品,思考的層面,永遠在於快門之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