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自心』與『攝影』

上周六的課程中,我試著打開大家對影像的思維理路,過程中用各種角度來切入,目的無非是拉開我們『自心』與『攝影』的空間格局,心有空間才能容納,容納越多則格局越大。

其中一段內容是請大家評論我的作品,不必客氣有話直說。當然,大家剛開始都不好意思鞭打小弟,老師的作品怎好批評,不過在我誠心的勸說與追問之下,大傢夥也分享了許多,關於自己對畫面的各種看法,有這麼一個MOMENT,我也是被噹的頭皮發麻,沒瓜西,咱們以「心」話攝影嘛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也真的發現到,審美是絕對主觀的,你不喜歡這一張,就這麼剛好隔壁桌的很是尬已,我覺得很棒的,也許大家不這麼認為。

攝影的層面會隨著心靈的成長而有改變,對於影像的審美或價值觀,也會根據不同的內容或是功能作調整,有的作品醜便醜,倒仍能發揮其意義功能,有的作品美歸美,卻沒有太多群眾價值。

我覺得這些都是必然產生的現象,重點在於我們能清楚明白的知道,我現在究竟在拍些什麼?為何如此去拍?當自己的心定了,周遭的許多聲音,便也成為一種良性建議,成長進步的養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