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人像攝影的『韻味』拍出來

把人像攝影的『韻味』拍出來,大多是經歷了顏質、糖水、裸露、衝突、胡思亂想、、等,最後的一個層次,這反而又回歸到了很單純的攝影本質,『心』。

畫面細節有多少、層次多飽和、光線多精密,至少對我自己而言不是第一重要,拍攝出畫面的一個整體味道,比較是我個人的方式重點,拍人像畢竟拍的是人物自己本身。

前面幾種階段,我們大多經歷過,不同時期的關注面向不一樣,拍著拍著慢慢的會導向於『自心』而非『外相』,這時候我們思考的深度會跟以前不同,此時也正是大躍進的時刻。

韻味上的拍攝,往往真正的技術不是打光、化妝、造型、服裝、道具、、這些人物本身的額外之物,這些畫面元素只是跟風格調性比較有關聯,跟韻味並沒有太多關聯,在拍攝過程中主角、相機、自己,這三者的平衡掌握,往往需要時間的歷練,按下對的一個瞬間才是真正的關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