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注與耐性

當兵時喜歡篆刻,在方寸之間玩點遊戲,將文字布局排列反寫,然後拓在印材上。刻刀下去時,力道的控制,方向與順序,後續打磨拋光,十分專注的一個靜心過程,雖然都刻的支離破碎,自己樂在其中也就足了。刻好的印章總要有個地方落款,所以我才慢慢喜歡寫書法。(嗯~我也不明白)

時間飛快~

也許是隨著年齡,不知怎的,我開始喜歡種些三盆一百的小植物,沒事看看綠色,離開三西產品,踏實真切的與植物、土壤、水,做些接觸。種著種著,就玩起了水泥盆。成品好壞倒是其次,只是個工作之餘的小興趣,不用跟人競爭比賽,愉快栽種樂在其中足矣。盆子也能送給親友,大家同樂一下。

「專注」與「耐性」,是學習攝影的重要「資本」。

眼睛湊近觀景窗,「專注」的覺察周遭的光影與一切。
畫面安排與正確的快門時機,則需要來點「耐性」。

 

MYC_0609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