運動員要肌力,攝影仰賴眼力,光影勾勒出萬物型態,如如實實的存在著,「肉眼」善於觀察,「心眼」負責感受。

我們是否能發現周遭?覺察多少?如何解讀?何種方式呈現?每個人,或是說每個心,各自不同。

技巧是為了達成想法,想法則源自於生活中的見聞覺知。

工具何其多,軟硬體、前後期,如何將「手中現有」,發揮使用妥善,做出想要的一個畫面、一種氛圍,其中變化(創作)無有窮盡。十分有趣的攝影。

離開了商業動機,攝影會變成某種自己才懂得「感動」。

攝影要有主體,主體可以是任何。觀景窗就像一張白紙般,我們可以畫出任何。

前陣子自己做了幾回蚵仔麵線,重點在於研究趣味,做得好吃算矇到,做的難吃也是一餐。

配合自己的攝影,倒也有模有樣的,端出了一些態度。

MYC_8125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