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塵器旁邊

攝影畫面中的元素,刺激著我們的感官,透過眼睛觀看而進入意識層面,產生一些喜好感受,這張刷舊原木桌、那盞剔透水晶燈、這面斑駁水泥牆、那把絲絨法國椅。進而久之成為一種視覺刺激上的慣性,可一但成為慣性也就沒刺沒激了(就是沒FU啦),此時又是一個瓶頸與轉折點,要不把道具撤清試試白背景吧!

我們思考接下來的拍攝想法與技巧,日復一日年復一年,聽起來有點疲勞,可創作就是這樣。(不然封機,哈哈)

我不知道大家的經驗心得是怎樣,我自己拍到後期,會比較偏向一個畫面的韻味為主,也就是比較「寫意」的一些感受,所以也常拍些花鳥山水什麼的,練習於這些千古流傳的創作題材,如果看到一光頭大叔頂著烈日,蹲在河邊拍暗公叫,不要懷疑,請我喝飲料,謝謝。

不論拍的是什麼主題,攝影作品的一種「韻味」,有點像是書法中的「行氣」或是烹飪中的「火侯」,也像是武術中的「內力」。

來~這位朋友,請把冰箱旁邊的的青冥劍遞給我,嗯~對,吸塵器旁邊,看我露一手瞧!我汗如雨下的舞了十分鐘,仍不過只是花拳繡腿不堪一擊,即便我手中的是青冥寶劍,畢竟,我沒有內力,也就只能裝模作樣罷了。

看似跟事件本身無具體關聯,事實上有條無形之線,銜接貫穿整個過程,這個東西有點抽象不太好懂,若強而說之,類似一氣呵成的那個「氣」,我們說「氣韻」,氣由內,韻而外。

寫到這感覺有點像在練內家功法(真能扯),不過話說回來,任何一門技藝也都是練功,現在就拿起你的相機,稍息後不敬禮解散。

來~把劍放回冰箱旁靠好,嗯~對,吸塵器旁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