枝脆石黃自有韻,活水飛騰不暫歇。

拍照時的個人思維意識,往往不自覺的會有意無意的於畫面中呈現。

自古以來的創作,大多是在相對中遊走的一種意識型態。

水墨的留白、油畫的筆觸、書法的潤渴、五音的揚抑、連喝杯咖啡也有什麼苦中酸前後韻之類的名堂。

本來物質這玩意兒是追求不完的,適可而止之才好,「最好」的大多最「昂貴」,「恰好」倒也自有其「微妙」之處。

這張圖中可以看到些創作性質的相對,明暗、動靜、黑白、上下,最有趣的是水的動向朝上,畫意還乾溼還分離哩!

小樹枝、小石頭、小飛瀑,這「三小」元素配上「恰好」的構圖,隨意手持的拍下略晃動的這一咖,拍的是小品,照個小意境。不是什麼相機畫質解析大評比,品味高雅的正是你了,一定懂我在說什麼。

圖文閒詩兩句,歐~不是那個閒詩~看看你!切~~~~
枝脆石黃自有韻,活水飛騰不暫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