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吉他」與「攝影」

這陣子吉他有加減在練習(享受),久沒彈還真會卡卡的。本質上我覺得跟攝影差不多,以樂器本身而言,一把琴有五千、一萬、十萬、三十萬,甚至破百萬,而琴呢終歸只是發出音聲的一種工具(燈則只是發出光線),這相當於攝影的硬體部分,當然,我能理解一把高價琴(燈),背後工藝過人的不易之處,此非本文重點。

我自拉回~樂曲與彈奏者,曲子似主題,彈奏者就是拍攝者。相同曲目,每個人的詮釋方式不同,這也牽涉到個人的先天條件與後天涵養,至少吉他有許多的和弦指法,我根本連按都按不到,很多艱難的大曲目,裝滿了這樣的和弦,光是看就頭昏,莫要說彈了,一些優雅的小品我能力倒還所及,專注的彈奏享受音符旋律之美好,我覺得才是音樂本身的價值,攝影又何嘗不是如此。

吉他六條弦,看我們如何去思考拼湊,產生旋律音符,彈奏技巧上的認識與練習,也成為如何詮釋曲子的個人想法,曲子的調性,也許是華麗、活潑、輕鬆、搖滾、中庸、悲愴、、等等,這也同於拍攝創作時,我們對於畫面的組成元素、風格定調、或是構圖後製上的一種同質性思維,多方思考對我們自己的創作,相信一定會有所啟發。